荔枝app删除的录音怎么找回

女孩脸蛋是红的,眼睛盯着他,茫然又不自知,没有任何戒备心。

他修长的手指缠绕着女孩的一缕发丝,漫不经心的把玩着。

这无声却诱人的模样,不欺负她欺负谁?

反正,他向来不是正人君子。

江邪让童见靠在怀里,低头越靠越近,最终,吻落到她的锁骨上方。

伴随着呼吸之气,他的力道逐渐加大,这怪异的感觉让童见终于有所动作,她的手抬起来。

下一秒,她手腕被扣住,动弹不得。

单方面的压制性,灯光照耀,女孩纤瘦白皙的手腕和男人骨节分明的手形成对比。

江邪从她脖子处抬头时,原本光滑无暇的天鹅颈,此刻留下一道红色印记,异常显眼。

童见皱了下眉头,那只被他扣住的手企图挣扎。

江邪怕伤到她,便松开了。

男人眼底的情愫不断变化,有片刻的安静。

深深回忆的纯真少女

直到童见双手揽过他的肩膀,凑过来,唇贴到他的脸颊上。

江邪顿住。

女孩的声音很轻,淡淡两个字,“亲你。”

江邪半眯起眼睛,反应过来是刚刚说的那句话起效果了。

他笑了声,“有求必应?”

童见只是看着他,没说话。

江邪就受不了她这模样,嗓音低了下来,“这不算。”

童见眼底闪过疑惑。

江邪指尖点了点嘴角,极其魅惑,“这才算,懂了?”

不清楚童见此刻是什么状态,总之好欺负就对了。

至于明天她酒醒后会不会生气,随机应变。

童见视线跟着他的手指移动,神色似乎在思考什么。

江邪以为她不上当了,想下一步哄骗。

紧接着,童见靠了上来。

江邪的眸色暗了许些,突然想起童见毒发那晚的事,原来同样招数,对同一个人用两次,真的管用。

在童见要离开之际,江邪按住她的后脑勺,轻而易举夺回主动权。

两人都喝了酒,弥漫着酒精的味道。

同时,意识也被酒精影响,变得容易失控。

童见起初还有些笨拙,后面似乎慢慢懂了。

她很主动。

江邪的意识还在,那点酒对他来说九牛一毛。

外面,迎接新年的烟花爆竹不停的绽放,城市喧闹,气氛十足。

她像是在发泄,肆无忌惮,手伸到他的领口处。

“什么时候能在清醒的状态下有这么大胆子?”江邪低声道。

童见仿佛没听到他的话,完全困在自己醉酒的意识里,坐在他怀里,为所欲为。

江邪握住童见的那只手,阻止她接下来的动作,语气极其危险,“你是不是找死?”

早知道喝醉这样麻烦,就不该让童见喝这么多酒。

到头来折磨的还是他。

妈的!

“放开。”童见不悦。

“放什么开?放你脱老子衣服?”他道。

童见胃里不舒服,突然有点想吐。

“我警告你,下次敢乱喝酒,看我怎么收拾你。”江邪耐心有限。

他的确不是正人君子,该占的便宜会占,亲亲摸摸就算了,不至于趁人之危到这种地步。

童见反胃。

看她要吐的样子,江邪以为要被吐一身,然而她只是干呕,没真的吐出来。

虚惊一场。

这番小插曲,江邪冷静下来,所有乱七八糟的想法散去,整理好她的毛衣。

江邪关心的询问,“还想不想吐?”

童见靠着他,闭着眼睛有气无力,柳眉皱着。

江邪捏住她的下巴,轻轻摇晃两下,“说话,别一会儿吐我身上。”

童见缓缓睁开眼睛,眉头皱得更深,他打扰了她休息,“好烦。”

“……”

“你滚。”

“……”江邪直接气笑了。

他倒是真想滚,滚了看谁照顾她。

一个喝醉酒想吐的人,随时有可能吐。

作为豪门大少爷,江邪可没受过那种待遇,想想被吐一身,就浑身难受。

江邪懒得跟醉鬼计较,妥协了,“行,不烦你,吐我身上也不碍事,让你一次。”

童见重新闭上眼睛,安安静静的靠他,手下意识环住他的腰,寻求一丝安全感,在他怀里找到最舒服的姿势。

酒后那股劲过了,困得不行。

电视里放着春晚节目,节目的声音在客厅里飘荡,夹杂着外头时不时的烟花绽放声。

快凌晨一点,江邪关了电视机,抱着童见去往卧室。

来到床边,江邪掀开被子,把人放到床上。

童见却没有松开他。

“松手。”他薄唇微动。

简直一次次挑战他的耐心和底线,今晚要是睡一起,明天就别想下床。

江邪把她的手拿开,稍微用了点力气,再次吵醒童见。

两人视线对上。

“喝醉就什么都不怕了,是吧?”江邪道。

童见显然不懂他的意思,她很困,“睡觉……”

“你倒是松开,刚才不是让我滚?我现在就滚了。”江邪耐着性子。

童见声音很小,带着浓浓的鼻音,“不要你滚了。”

“还想我陪你睡?”

“嗯。”童见抱着他不撒手,“每天都是我一个人……”

江邪看着她,足足沉默几分钟。

倏地,他低笑,“以前没发现,你还挺会撒娇的?”

童见不松手,江邪没办法。

“不洗澡?”江邪企图用另一种方法让她松开。

毕竟,美人在怀,他对自己真没把握。

“不想洗。”童见完全不想动。

江邪啧了声,颇有些嫌弃,“你怎么这么脏。”

无计可施,江邪只能舍命陪美人。

他在旁边躺下,事先说明,“不许动手动脚,别挨着我。”

童见哪听,江邪躺下后,便顺理成章把他当成抱枕。

江邪:“……”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无论怎样,他都无法入睡。

又舍不得强制把她推开,指不定这醉鬼等下哭给他看。

喝醉酒后的童见,只有他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到的。

到头来,受罪的只是江邪。

上方的灯太刺眼,妨碍睡觉,童见嘀咕道,“关灯。”

“……”

江邪怀疑这女人是不是把他当下人使唤。

明天后悔死她!

江邪侧过身子,关了灯。

童见没有用睡眠灯的习惯,家里没有买睡眠灯,此刻大灯关了,屋里光线一片灰暗。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