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系列动态

在现今的宗室中,名声最臭的就要数魏王李泰,要是没有他在太极殿侮辱当朝宰相,那老子们只要不作的太过,皇帝还是愿意让他们在长安城中享受这舒服的日子的!

现在好了,要么出去做个小小的刺史,要么去各自的封地混吃等死,那特么是些什么鬼地方啊,要啥没啥不说,还特么得受当地官员们气,老子们这些皇族子弟混的还不如勋贵家的纨绔呢。

这一切,归根到底都要算到李泰的身上,所以诸王给李泰慰问伤势的礼品中都不约而同的夹带一份恭贺他“升任”封疆大吏的贺表。

王八钻灶坑的李泰,看了这些贺表和皇后赏赐的后,一口老血就从嘴里喷了出来,三天后,带着王妃和王府的一众属官就出了长安向宁州驶去。

话分两头,就在李泰出城的同时,吴王府内,李恪,李谙和岑文本坐到了桌边,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说着应该怎么应对目前的局势,这个时候骂已经是没用的了,谁让他们摊上了李泰这样的蠢货兄弟。

“老师,这次李泰自作聪明,不仅把自己的脚砸了,更是连累了小王等人。您是知道的,这太子本身实力就很强盛,我们兄弟要是在被撵出长安,那可真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他就可以毫无顾忌的躺在东宫里,等着父皇一点点的老去!”

一边给岑文本倒着茶,李恪一边说着,他已经在家中骂了好几天,早就没有力气骂李泰这个混账王八蛋了,你说你和魏征闹个什么劲儿,满朝文武包括皇帝在内,谁能和那个倔驴掰扯明白啊!这回好了吧,直接淘汰出局了,嘚瑟,父皇是多么爱惜羽毛的人啊,还能允许他当堂如此羞辱朝廷重臣?

“没错,岑师,你可得为我们兄弟出出主意啊,咱们可没有像小胖子一样到处树敌,如果父皇再出了什么意外,那我们兄弟就得任人宰割了,小王认。”

还没等李谙说完,李恪照着他脖子就抽了一巴掌,都多大的人了,嘴上说话还没有把门的,这幸亏是在自己的府邸,要是在别的地方让外人听到了,再传到皇帝耳中,那可就是万死之罪了。

看到李谙缩脖子的模样,岑文本不由的笑了笑,然后又把桌子上的糕点向李谙那挪了挪,蜀王的年纪还小,做人、说话难免有不周的地方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即使是这样,那也比魏王强多了,在岑文本看来,李泰今日的下场就是皇帝惯的,才让如此的骄横跋扈。好在天子圣明,及时的制止了他的狂行,要不然,这个肥硕的皇四子,能活过三十都算是他命大。

“好了,殿下,你就不要再吓蜀王了,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嘛。”,话间,岑文本走到佛龛面前,上了一炷香,躬身拜了三拜。

清新文艺范儿短发秋日唯美写真

就在李恪兄弟俩快要等不及的时候,岑文本揣着袖子转身说道:“本来,老臣是借助东宫的力量把这事拧过来的,可是现在看来未必不是好事,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关键就看你懂不懂得取舍了!”

“请老师赐教!”,此时的岑文本在李恪眼中就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只要有他在,不管是再难的危局,他都能有办法化解,这么多年来无不如此。

呵呵,对李恪哥俩按了按手后,岑文本又坐了回去,一边整理着衣襟,一边慢条斯理的说道:“眼下除了齐王和未成年的皇子外,你们都是要出京的,这对东宫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对于殿下来说也是同样如此。”

听了岑文本的话兄弟二人的眼睛渐渐有了光彩,为什么呢,因为岑文本说的太有道理。不要以为没有诸王皇子的掣肘,东宫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因为看到太子势大,投效他的人毕然会更多,可朝中的官员毕竟是有数的,他收揽的多了,到皇帝手中的就少了,那皇帝会不会不高兴呢?

不,准确的说,是皇帝一定会怀疑太子有不臣之心,他等不及自己龙驭归天的那天,皇帝和太子虽然都是聪明人,他们可以控制摩擦的风险,可天长日久了,谁知道这场大战会如何收场呢?

储君不像是其他皇子,一旦让陛下心存隔阂,那他这辈子也就到头了,一旦多疑的皇帝有了废立之心,以岑文本对皇帝了解,他一定会亲自结果了太子,再摧毁东宫的势力,好给后世之君把路铺好了。

“殿下,只要你此刻放下手中封地,到朝廷里踏踏实实的干些实事,再干出能拿得出手的政绩,那将来也许就还有机会啊!”

看着岑文本笑吟吟的拂着胡子,李恪不由的陷入了沉思之中,其实封地对他来说只是身份的象征而已,他手下还是有些产业的,要不然也养活不了这么多人,说道这点他倒是和那位好大哥学的。

可疑虑还是有的,这也是他这两年辗转反侧中才想明白的,这个问题不解决,那他绝没有机会问鼎帝位。

于是,李恪非常认真的问自己的老师:“老师,随皇帝开国的功臣都是反隋出身,本王即使努力多年在他们眼中还是杨氏之后。如果让本王入主了东宫,那是说他们当年反隋反错了呢,还是皇帝用人用错了呢?”

哈哈,“殿下,陛下春秋正盛,再过一、二十年,你说的那些大臣要么已经归西,要么老迈无用,只要殿下能做到,再给他们的子孙多多的优待,中在笼络大量的贤才能人。”

李恪明白,有些事不去赌是就不会成功,这和他当年出使草原的道理是一样,没有予,那有取呢,下的本越大,那成功后的收益也就越大,不是吗?

想通了这一点后,李恪一口就干了手中的茶,随即红着眼睛对岑文本说:“老师,你替本王拟本子吧,本王赌了,谙弟还是去汉州,一来是留个种子,二来也算是积蓄些实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