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app入口污

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冷落的街道是寂静无声,除了微风轻轻地吹拂着,偶然传来了一两声狗的吠叫,阴森的荒野之外 周围除了寂静还是寂静,此时,一栋废旧的的楼里突然伸出了一只苍白的大手,楼外正站着一名穿着黑皮风衣的男子,十分镇定的看着这只怪手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1t

1t

突然,他迅的移动着步伐,瞬间来到了到这只怪手的右侧,随手施放出几张迷你的黄符,口中喃喃自语道:“天地法令,逐鬼驱魔令!”1t

1t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那些黄符贴在怪手之上,立刻化作散出耀眼的光芒,接着这只怪手上燃起了浓浓的烟雾,紧接着,大楼里跑出了一只身白色,面目狰狞且极为恐怖的鬼怪,愤怒的向着男子扑了过去,男子不屑的一笑,手上快的结印,口中念道:“奇门术法-鬼遁!”1t

1t

接着他的身形在原地消失不见,那只鬼怪因找不到目标在四处狂,不消片刻,男子又在另外一处现身,他使用的是一种连鬼都无法看到他的隐身术法,所以,那只鬼怪看到他现身后,立刻又朝着这边冲了过来,随即动了攻击。1t

1t

男子十分轻松地躲过了攻击,正准备还击之际,一阵阵十分有节奏的音乐声响起了起来,把这里的气氛变得异常尴尬,男子皱了皱眉头,居然对着鬼怪说道:“你等一下,我先接个电话!”1t

1t

他心中正纳闷中谁这么会挑时间,在他对付鬼怪的时候来电,他也没看清来电号码,随手按动了一下戴在左耳上的蓝牙耳机问道:“喂,是谁,有话快说,我在忙着!”1t

1t

草原牧马姑娘清爽动人

另外一边的鬼怪居然也被他突如其来的叫喊给愣住了,也真的停在那儿盯着他,等他接电话,此时,男子的耳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叶大侠,在哪里忙着呢?”1t

1t

“你是道灵?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小子还真有本事从地狱回来了!”叶知秋认出了龙道灵的声音,出一连串的疑问。1t

1t

“说来话长,今晚过来我家吃饭,咱们再聊吧!”龙道灵应道。1t

1t

“没问题,总之你没事回来就好,不过暂时我不在京城,在其他地方处理委托,过两天回来找你。”叶知秋有些高兴得说道。1t

1t

龙道灵也微笑道:“好的,那你先忙,回来记得给我电话!”1t

1t

“呵呵,哥们你放心,回来一定要找你喝个不醉无归,就这样吧,见面再说。”接着,叶之秋挂断了电话,因为对方的那只鬼怪已经显得有些蠢蠢欲动,他也缓缓的对你鬼怪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待会我动作会麻利一点!”1t

1t

那只鬼怪一听,马上冲了过来,叶知秋拔出长剑,口中念道:“奇门术法-天遁!”1t

1t

嗖的一声,叶知秋的身形又不见了,只见下一秒,那名鬼怪被一道光影穿过,紧接着,鬼怪被一分为二劈成了两半,随即化为缕缕青烟,而叶知秋的身影却出现了在几十米之外,这次他使用的不是隐身术,而是如同瞬间移动一样的本领,这些都是来自于奇门遁甲术的能力之一,也是这名外号“鬼见愁”的实力。1t

1t

叶知秋还没学得本领时,其实和龙道灵一样也是普通人一个,不过他可没有龙道灵那么听话,而且十分贪玩,也不喜欢学习,在别人的眼中,特意为蓄势个不学无术之徒,实际上他属于比较有个性罢了,也许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他也一样获得了奇遇。1t

1t

叶知秋在十六七岁的时候,在学校里也是一名厉害的角色,这里的厉害指的是打架,不过他从不欺负别人,或许他经常看一些武侠小说的缘故,从小就有一种侠客梦,当然在这个时代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有时候他看到学校里的霸凌事件,偶尔会出手帮助弱者。1t

1t

然而也因此让他遇上了麻烦,有一回他帮一名同班同学出头,和其他班级的学生打了起来,最后当然也是他赢了,不过也因此被学校通报批评,差一点就被做劝退处理,校方联系了他的父母,由于他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经常没有什么时间,为了他的事情赶了回来,也就不问理由的将他痛骂了一顿。1t

1t

叶知秋当时也是十分叛逆的性格,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当时他也只是个初中生,根本没地方可去,只能徘徊在一些游戏厅,始终不是办法,然而他那个时候却想到了乡下的老祖屋,自己每逢清明或者一些重要的日子,便会与父母一同回去,在他的印象中,那里可没有城市中的喧哗之境,十分宁静,最重要距离比较近,一个小时的船就可以到。1t

1t

叶知秋心情十分烦躁,也没想那么多,二话不说就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了船票,踏上了回乡之路,他年纪轻轻,胆子可不小,独自一人回乡下,他这么一走,可让家里的父母着急了,到处去寻找他的踪影。1t

1t

可是,叶知秋正乘坐着船只安然无恙的回到了乡下,这个地方和他印象中相差无异,周围是一片大树林和耕地,路边还有几只牛在愉快的吃着草,他凭着记忆回到了老祖屋,自家的祖屋是个比较古式的建筑,外面有个小院子围着,平时没有人在的缘故,房子外围遍地是杂草,房梁上还结着蜘蛛网。1t

1t

叶知秋来到祖屋大门时才想起,自己没有祖屋的钥匙,不过这点小事难不倒他,他小时候在这里玩耍,对这里的环境有一定的了解,立刻从侧边的围墙攀爬了上去,不消片刻,就轻松地越过围墙,跳进了院子之中,顺手推开了祖屋的大门。1t

1t

推开房门后,屋内黑乎乎一片,叶知秋探索着墙边,找到了电源的开关,立刻把灯打开后,昏黄的亮光霎时照亮了屋内,祖屋并不算很大,两房一厅架构,其中大厅里的墙壁上可是从高之下的摆放着一块块祖先的牌位,虽说是祖先的牌位,但叶知秋看着他们也感到了莫名的敬畏之意,他年纪虽小,但也很清楚乡下的一些规矩,回到祖屋第一时间要上香给祖先。1t

1t

叶知秋连忙从柜子里拿出一些香烛,对祖先进行祭拜仪式后,便掉头走进了另一个房间内,房间里也没有什么,只有一张铁架床和一张桌子,十分简陋,接着又走到了另一间房看了看,这间房摆着一张圆桌和几张椅子,也没有什么其他东西,乡下地方也就这样而已。1t

1t

叶知秋叶不管那么多,打算今晚就在这里过了,他用碎布擦了擦干净床上的席子,放下自己的背包,里面除了一些书本外,便是一袋子面包还有几根香烟,这些就是他今晚的食物。1t

1t

吃了几口后,他感觉也不是很饿,便点燃了一根香烟走到了小院子里,乡下的环境十分宁静,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他也渐渐把在学校和家里的不愉快之事抛到了脑后,入夜之后,周围就显得更加寂静,老家所在的村子也住着几户人家,刚开始也听到一些人声,现在都已经沉寂了下来。1t

1t

不一会儿,叶知秋也觉得这里很适合给自己清静一下,但长期待在这里也很无聊,想通了事情后,他也打算在这里睡上一觉,明天再回家。就这样,他随即躺在铁床上熟睡了起来,时间也转眼来到了深夜时分,然而这个时候,祖屋的大厅里出现了诡异的响声,砰~砰~砰~,正在熟睡当中的叶知秋也被声音惊醒了过来,但他不敢声张,担心外面是不是有贼进屋,但随即转念一想,应该不可能,乡下的老祖屋根本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怎么会有贼,莫非是什么其他东西。1t

1t

叶知秋虽然胆子挺大,但有些事情他也不敢多想,特别是在乡下的祖屋里,不过,他毕竟年少气盛,好奇心多于恐惧,他屏住了气息,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门边,从门边的小缝隙往外看去,由于大厅的灯已关,外面也是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1t

1t

突然,那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叶知秋借着屋外黯淡的月光,也依稀的看到声音是从自己那些祖先的神主牌位上传来的,不禁紧绷起神经,突然,砰地一声,一块神主牌摔落在地面上出了清脆的声响。1t

1t

叶知秋看到祖先的神主牌掉落,也知道这是不好的事情,此时,出诡异声音的凶手也出现了,原来是一只和小猫差不多大小的老鼠,正当叶知秋准备出去放置好祖先的神主牌时,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1t

1t

一道散着白光的影子从神主牌中冒了出来,缓缓的站在了大厅之中。1t

1t

叶知秋看到这一幕,不敢迈出另一只脚步,也不敢用力呼吸,担心会被对方现,因为他现在心里只想到一个字,那就是“鬼”。虽然自己以前对这些事物只是半信半疑,也看了许多故事小说对鬼的描写,但亲眼看到的时候感官上还是有很大的冲击。1t

1t

“真的见鬼了!”叶知秋内心想到,不多不少也有些畏惧,只见这个白色的影子在大厅里来回的走动,却没有出任何的声响,片刻之后,他居然离开了大厅,在月光的照射下,径直朝屋外走去。1t

1t

叶知秋有些兴奋,心想道:“莫非这是我们叶家的祖先在显灵么?”这样一想后,那一丁点的畏惧也荡然无存,他轻轻地把门推开,紧跟着走到大门处,却现那个白影站在院子里来回张望,似乎没有现自己,接着,他穿过院子大门又向着外面走了出去。1t

1t

此时,叶知秋的好奇之心已经来到了顶点,他马上翻过墙壁,紧跟着白影,由于白影的移动度很慢,叶知秋很容易的就尾随在他身后,想要看看自己家的祖先要去什么地方,不一会儿,白影走在一条小道上,在月光下的白影显得特别的清晰,如同一个会光的影像。1t

1t

叶知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三更半夜的在乡下尾随着一个未知物,一个也许是自己祖先灵魂的物体,也许只是好奇心的驱使作用,不过,那个白影并没有走远,只是在附近绕了几个圈子,却在祖屋后方一百米的位置停了下来。1t

1t

叶知秋跟着这个白影毫无意义的转了几圈,只见那个白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所站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四处杂草丛生,但他所站的位置却是一棵大树下,叶知秋记得这棵大树在自己小时候就已经存在了,那个白影缓缓的蹲了下来,对着树下不停地翻动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1t

1t

叶知秋在躲藏在暗处,偷偷地观察着,不知不觉的竟然过去了几个小时,叶知秋疲倦不已,差点就睡着了,那个白影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变化,让他有些纳闷道:“究竟在找什么要那么久?”1t

1t

又过了一会儿,天边浮起一片鱼肚白,大地也渐渐地光亮了起来,远处传来一片鸡啼之声,这个白影似乎也感觉到天亮的来临,终于停下了手,缓缓地站了起来,两眼犯困的叶知秋也猛地回过神来,向着祖屋原路返回。1t

1t

叶知秋继续跟着白影,只见他回到了祖屋之后,便进入了那个掉落的神主牌之中,叶知秋连忙将这个神主牌放回原位,原本他也有些无奈,整夜不睡跟着祖先的鬼魂在屋外站了一宿,不过他灵机一动,随即来到了祖先鬼魂所待的那个位置上。1t

1t

他也学着祖先的样子蹲了下来,心想,祖先的鬼魂能在这里待这么久,一定有什么原因,他看着脚下的位置,只是杂草丛生的地面,他学着祖先的鬼魂那般开始拨弄着地面,甚至开挖,然而不到片刻他就泄了气,地面很硬,把他的手都给弄破了。1t

1t

他立刻想到了祖屋放着的一些农具,立刻跑进屋内取来了一把大铁铲,有工具在手就好办多了,他二话不说,像农夫一样用铁铲在那里挖起来,他心中充满了各种期待,按照他看小说的情节套路,先人肯定在这里埋下了什么宝藏,自己天真地认为,自己也许会挖到什么宝物也说不定,一想到这些,他完忘记了疲倦,一刻未停的在挖着土地,似乎打算挖地三尺也要把下面的宝藏挖出来。1t

1t

挖着挖着,脚下出现了一个可怕的东西,让他吓了一跳········1t

1t